三大杀二小5G生死战提前开打
5G频谱竞标规则正式出炉!今年12月开放竞标,其中3.5GHz主力频段释出270MHz频宽,订出单一业者得标上限为100MHz,可能只有3家业者能拿到5G执照,形成电信三强夹杀二小的局势。
面对不战而败的劣势,上週四,台湾之星总经理赖弦五接受本刊专访,怒轰「NCC联手电信三雄杀二小,连入场券都不给。」亚太电信董事长吕芳铭也表态:「今年一定会参与5G竞标。」攸关业者存亡的5G竞标提前开打。
新闻小辞典 5G
大频宽、高速率、低延迟是5G三大特色,大频宽可容纳更多上网设备,每平方公里支援100万个物联网装置;从高速率来看,上网速度至少比4G快10倍以上,利用4G下载片长1小时的4K影片需要5分钟,而5G下载10秒内即可完成;另外,延迟小于0.001秒,比4G缩短10倍,代表连线的稳定度更高。但5G讯号绕过障碍物的能力有限,且传送距离短,需要增建更多基地台提高覆盖率,因此投资成本比4G更高。
上週四,台湾之星总经理赖弦五在台北市内湖科学园区总部接受本刊专访,重砲抨击NCC的5G释照政策,「5G释照规则明显偏向电信三雄,想要挤掉小业者,未来缺乏竞争下,5G上网吃到饱价格至少比现在多1,000到2,000元,政府罔顾人民利益,我们非常失望、愤怒!」
竞标规则 小业者不平
为何在电信业打滚逾20年的赖弦五会如此火大?6月19日,NCC正式揭晓5G频谱竞标的游戏规则—「行动宽频业务管理规则」修正草案,5G共释出2790MHz频宽,其中3.5GHz频段释出270MHz频宽,28GHz频段释出2500MHz频宽,以及前次4G第三波释照未释出的1800MHz频段20MHz频宽也在这波释照範围。
让赖弦五怒火中烧的就是主流3.5GHz频段,NCC订出单一业者得标上限为100MHz,「3.5GHz主流频段释出270MHz,交通部手握超过三成股权的中华电信已经喊出要拿下100MHz,剩下170MHz由4家瓜分,大家都在比谁的口袋深,台湾之星和亚太电信根本没有机会。」资深电信业人士向本刊透露。
面对不战而败的劣势,赖弦五怒批:「在4G时代,每个频段的频宽达20MHz效益最佳,但当时却把频宽切到10MHz,就是为了让4G时代有更多竞争者加入,过去NCC用释放频谱的方式改变竞争,到了5G释照却大开倒车,反过来用这招卡住小业者,如果上限订在70至80MHz,小业者至少能够拿到入场券。」
喊话三雄 最多拿60
赖弦五坦言台湾之星是「价格破坏者」,让电信三雄很头痛,「2G、3G政府积极引进竞争,但最终还是三雄独大,没想到4G时代,发现台湾之星战斗力很强,平价策略让消费者得到好处,大业者却因此利润下滑,在进入5G时代前想尽办法阻断去路。」
至于同属二小的亚太电信,董事长吕芳铭日前在股东会时表示:「即便5G频谱竞标竞争激烈,亚太电信也一定会参与竞标。」相对于台湾之星大动作高分贝砲轰,亚太显得平和不少。
「亚太电信除了有郭董撑腰,过去和台湾大哥大在4G也有漫游合作的经验,加上吕芳铭支持共频共建共网,市场认为二家在5G时代再度携手合作机率高。」资深电信业人士分析。
但吕芳铭也认为根据NCC的规划,一家最高可拿下100MHz,将会排挤掉小业者的额度;希望三雄可以一家最多拿60MHz,这样亚太还有希望可以争取45到60MHz的频谱,不然在三大都要大频宽的情况下,将会扼杀二小的生存空间。
备足银弹 抢照不缺席
「面对年底的5G频谱标案,亚太电信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希望第一次的频谱竞标,单独一家业者不要吃乾抹净,让小业者也可生存下去。」吕芳铭公开表态:「亚太电信一定会参与今年底的5G频谱竞标。」
吕芳铭笑着表示,在5G竞标过程中,若是站在「技术、工程师的吕芳铭角色,一定会希望业者可以拿到一百MHz,因为唯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5G的效果。但若是站在亚太电信的吕芳铭这个角色,我希望三雄一家最多拿个60MHz就好。」
吕芳铭表示,若此次不参与5G竞标,就不能在第一时间建设5G、不能在第一时间开台,恐怕会丧失商业竞争机会,「能不拿吗?再怎幺样都要标个几十MHz的频谱。」吕芳铭表示。
市场推估,电信三雄抢下5G执照势在必得,各自準备好100亿到200亿元,亚太电信则拿出70亿元,台湾之星备妥170亿元,各家手握大把银弹展现抢标3.5GHz主流频段的决心,恐让5G频谱总标金冲破千亿新高。
即使要砸重金标照,赖弦五也表态一定要抢到手,「抢5G执照势在必得,这件事已经超脱我是台湾之星总经理的层次,我了解电信业,我也是消费者,我会强烈抗争到政府做出改变,NCC必须对历史负责。」
砲轰政策 忧併购出售
事实上,赖弦五如此全力砲轰,是因为业者若拿不到5G执照,恐重蹈前身威宝电信的覆辙,走向併购或出售一途。
2002年2月,威宝电信前身联邦电信取得3G执照,最大股东为金宝电子和仁宝电脑,持股比例超过5成,由时任金宝电子董事长许胜雄担任董座,隔年9月正式更名为威宝电信,最多曾拥有近180万用户。
2013年7月,以低资费打响名号的威宝电信却放弃投标4G,是当时唯一没抢标的3G业者,让市场大感意外;同年11月,母公司金仁宝集团宣布以换股方式将威宝电信卖给台湾之星,开台10年大赔344亿元出场。
面对台湾之星与亚太电信这二小业者齐声砲轰游戏规则不公平,政府在5月31日提早打了预防针,立法院三读通过《电信管理法》,提出未来电信业可以共用频谱、共用网路与共建网路的「三共」计画。
对此,赖弦五不领情,再度高分贝砲轰NCC:「三共计画立意良善,但没有公布细则不说,提倡共频还订出100MHz得标上限,没有频谱就没有话语权,那就让我标下100MHz,我张开双手欢迎与其他业者合作,但会有人愿意吗?这是矛盾、前后不一的虚幻设计,只是想告诉外界对小业者有提供解决方案,根本是杀人于无形。」
致信同行 未获得佳音
由于不愿让投资600亿元的4G事业付诸流水,更不愿意在5G时代缺席,知情人士透露:「台湾之星董事长林清棠曾写信给台湾大董事长蔡明忠和远传董事长徐旭东,不过蔡明忠没有回信,徐旭东则是礼貌性回应,但里头都是依照政策走等客套话,碰了软钉子。」
其实面对年底的5G竞标,电信三雄难得态度一致,认为三张执照最适合,如此才能发挥5G的最大效益。
中华电信董事长谢继茂近日接受访问表示:「考量5G最大速效,希望标到100MHz频宽,力拚明年下半年首家开台。」远传电信董事长徐旭东则认为:「5G要用钱拚,270MHz频谱真的不够用,相信政府也很努力,希望让大家满意,只是很难让大家都满意。」
至于台湾大哥大董事长蔡明忠日前在股东会更抛出:「共频共网共建不必等到5G,可从3G、4G就开始做,但也还看不到5G要如何广泛应用。」
赖弦五对同业间的放话不以为然,「5G发展最快到2021年才会比较明朗,现阶段都还不清楚5G的商业模式,初期要到100MHz频宽根本没有意义,像5G频谱太过破碎、将无法发挥5G最大效益,这些以技术为出发点的说法屁话到极点。」他快人快语直言。
享吃到饱 恐改高资费
2014年5月,台湾正式进入4G网路时代,由中华电信率先开台,当时月付1,399元是行动上网吃到饱的基本门槛,后来为了加速3G客户转4G,加上台湾之星和亚太电信二线业者的低价抢客,电信三雄吃到饱资费降到699元,虽然都传出想要终止上网吃到饱,但为了稳住用户数没人敢退场,去年5月更引爆史无前例的499资费战,虽然各业者4G用户数暴增,却让电信三雄营收下滑、获利锐减,更让高阶手机卖不动,影响层面广泛。
电信业者杀得猛烈,消费者可是大声叫好,现在599、499元上网吃到饱几乎已成常态,台湾之星、亚太电信更是杀到300元有找,不过未来5G竞争者减少后将面临的难题,恐怕就是吃到饱会回到过去高资费。
赖弦五就语重心长地说:「未来若是剩下三家电信业者,5G上网吃到饱至少比现在多1,000到2,000元,全体消费者每年将多支出1,300亿元,而电信三雄每年多赚650亿元,也不见得会回馈给消费者。」
台湾将于明年正式迎来5G时代,若少了台湾之星和亚太电信当竞争者,对于电信三雄绝对是利多,对消费者则不然。二家小业者能否拿下5G入场券,更是生死存亡之战。
-----------------------------------------------------------------------------------------------------------------
有钱人的明争暗斗实在精彩,竞标频谱都可以计画性的去扼杀小电信,让其处在4G市场自生自灭,着实险恶